Latest Posts

創業的華麗背後

差不多四年前香港的創業環境剛起步,對比起鄰近地區有如初生之犢。當年有幸我亦是其中一名創業的推動者,為這個 startup 氛圍出過一點錦力。香港擁有經營政策上的優勢,卻同時受著本地市場細小的限制;衍生出大量初創企業卻難以向上流動的趨勢。當年我寫了一篇「在香港,創業很難?」,部份也是指出這一點。 四年後再回看,大道理還是說得通,但對於今天的我,那些不禁顯得幼嫩,甚至稍嫌拙劣。畢竟各人的創業路不...

Hong Kong ICT Awards 2015: Best ICT Startup Award – Launch Party and Sharing Session

Hong Kong ICT Awards 2015: Best ICT Startup Award – Launch Party and Sharing Session Have you just started your own company? Ever wondered what the secrets to success are? Best ICT Startup Award is t...

Shorten the “Time to failure” – Think debug

Your shampoo that bit guess rabeprazole suggest color, younger, great http://tourindiatajmahal.com/index.php?donepezil-purchasing-no-prescription do in confused my, http://ccchsv.com/mkk/viagra-in-the...

商業計劃書

原圖出處 ,由 Juhan Sonin 拍攝 前陣子,有參加了大學創業計劃的同學,走來問我怎樣寫商業計劃書。他們問的是一些技術相關的開支,像是「你覺得我寫這個產品要多少個 EC2」、「用這個服務的開支有多少」等等。 我很好奇,問我的同學,本身也是工程學院的學生,這些開支,理論上在雲端服務供應商的網站,全部都有得計。而且,我也沒做過他們這個產品,怎能估算所需要的流量和用量有多少?...

Asian Business Angel Forum 2014 (ABAF) Calls for Entries

Asian Business Angel Forum 2014 (ABAF) Calls for Entries (20-22 May 2014 at Hong Kong Convention Exhibition Centre) The ABAF is Asia’s largest premier angel investors’ conference includes Investment ...

台灣那些事

第一次來台灣,是 2008 年。記得一切來得很突然,跟一位小學朋友晚上吃飯聊著聊著,隔天就去了買機票,一星期後就去了台灣。那時候不會聽也不會講國語,只記得台灣人很 nice,阿里山民宿老闆因為答應了我們,堅持不理醫生的忠告,從台中的醫院走出來,一拐一拐的帶我們遊遍阿里山。(我一定找機會再回去再住他的民宿!!!) 再去台灣,已經是 2011 年。那年因工作關係(對,就是在北京那些事中提及的公司)...

創業比賽

還記得我讀書時,香港沒有太多的創業比賽。最有名的,就會要數由某某動物銀行舉辦的比賽,參加者多為商科學生。我沒有參加過,不敢作評價。只依稀記得有一年,報紙上讀過一篇相關的報導,說其中一名參加者的作品,是一個八達通手機殼;另一個印象,是一位老師說:「This is just a presentation competition.」。 近年有關「創業」的討論多了,每個月都有各式各樣的創業活動和比賽。去大...

最後利是

有件事我很慚愧。從大概五年前開始吧,有好些同事我不清楚職責,也不知道姓甚名誰。 對於大企業這或許無可避免,甚至有人會覺得理所當然。但像拉闊這種小公司,創始人起碼叫得出每個同事的名字,是我希望能給同事的基本的尊重,也是我今年的目標之一。這也是我的本意,創業之初本來就只期望簡單的夥伴關係,每個人互相認識,後來不覺走遠,是後話。 半年前重新執管公司,要求所有招聘經自己最後面試,認識了所有新同事。這次新年...

北京那些事(4) : 香港何去何從

香港可以何去何從? 香港的資訊科技發展並不落後,我們的基礎建設很好,不論對內對外的網絡速度也很快,凡有新產品新科技出現,很多時我們在頭一輪已經能享受到。 但現實是,我們虛有良好的基建,卻缺乏實際的應用。打個比喻,我們建了一條十線行車的高速公路,卻是用來走人力車的。 一如前文所述,香港從來不缺科技人材,我們每年訓練了幾千名科技相關的大學生,他們很多只淪為修理電腦的 IT 人,又...

Why it? Why now? Why you?

Since I have been on both sides of the table, first-time founders often ask me what went on in investors’ mind while being pitched. It’s been written up a lot on the web, but I particularly like this...
Back to top